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妖猫传》背后的普通观众、文艺观众和二·逼观众

电影评论 时间:2018-01-06 浏览:
敬请关注微信公家号:新老王不装 一 我9月份就看了《芳华》,但至今还没看《妖猫传》。 国庆节的时候有人问我《芳华》怎么样? 我说:不喜欢。 为什么? 没看进去电影究竟想说啥,像廉价的缅怀和低俗的审美。尤其是审美,充满了中年人的油腻和意淫。 真的?
敬请关注微信公家号:新老王不装

我9月份就看了《芳华》,但至今还没看《妖猫传》。

国庆节的时候有人问我《芳华》怎么样?

我说:不喜欢。

为什么?

没看进去电影究竟想说啥,像廉价的缅怀和低俗的审美。尤其是审美,充满了中年人的油腻和意淫。

真的?

嗯。最不喜欢那些文工团的女孩穿戴紧身短裤排练那段。画面勉力在营造鲁迅师长教师说的那段话——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胳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并刻意满足及迎合末了那句“中国人的想象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因为他知道让姑娘们穿上紧身短裤,在大众脑子会联想到什么。

然后,前几天《芳华》上映了。评分不错,但风评却很分裂,有人喜欢,有人就像我一样,不那么喜欢。之前问我观后感的友人看完电影问我:没你说的那么不堪嘛!

我说,嗯,是的。所以当初我没有用好坏去评价这部电影,只是说了我的好恶。

而最近风评最分裂的一部电影则非《妖猫传》莫属了。友人们看完后的发言泾渭分明地分为了两个阵营——极爱和极厌。

一个很敬仰的友人特意撰文夸《妖猫传》:


不仅在叙事上,美学上到达了中国电影的一个新的高度,在工业程度,也是将中国电影提高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对一个出言谨慎,批评见长的从业人员写出这样一段话是万分罕见的,以至于特意问他:你是收钱夸的吗?

对方说:当然不是,我的身份不容我收钱乱说话了。

而另一个友人则在圈里发:


所以《妖猫传》的英文是不是“Legendof PretendedPussy”(我英文不好,文雅点翻译是“装·逼传”或更直接点翻译是“贱X的传说”)。

作为一个普通观众,面对如此分裂的评价,我很纠结——看不看呢?倒不是心疼票钱,而是心疼时间。

作为一个普通观众,其实我对电影的审美很低端,就是——能看懂。同时,作为一个普通观众,我也极少用好坏来评价一部电影。

就像一个导演看完《妖猫传》之后说:


观众有百分之百的权利去评价一部电影我喜欢,或者我不喜欢。但观众没有权利去评判一部电影的好坏。

我觉得,这句话,暑期最适合陪孩子一起看的100部经典儿童电影。说得是中肯而且客观的。因为好恶只是存乎用心,而好坏,则是有标准的事情。不能说,作为普通观众没看懂,就说电影差。

记得《大话西游》刚进去的时候我正上高中。那时候电影院都改成了录像厅,每天写着要放的片子,并加上劲爆的宣传语——劲爆枪战片,血腥功夫片,限制级艳情片……之类。

《大话西游》的宣传语大略就是——玄幻武打片。

于是我就花两块钱去看了,然后很烦闷。因为两部连着看下来,我总是分不清正在放的那段是哪个500年,感触整个片子支离破碎,错杂不堪。

直到若干年后,先是《大话西游》的台词大段大段成为了网络热词,然后很多很文艺的观众从各个维度解读这部电影后,我再看这部片子的DVD发现,它确实是一部伟大的作品。

异样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东成西就》我觉得简直是一次不可理喻的电影事故,但很多年之后有人分析了这部电影,觉得言之有理,但再看还是不喜欢。但这并不影响我以为这部电影是一个我不能接受的好电影。

其实,像我这样自甘普通观众,是一件幸运的事情。至少,更为接近娱乐业的本质——娱乐——老子花钱看电影,就图欢乐,看不懂,就是不喜欢。

这,是没问题的。但问题是,有的普通观众并不甘于当普通观众,而是想当更高级的观众,想去引领别人,影响普通观众,然后又只有普通观众的程度,于是就二·逼了。

电影观众是平等的。但是在电影审美上,是绝对不平等的。这没有什么好不服气的。所以,在电影观众里就有一些比较高级的观众……姑且称为“文艺观众”吧。

这里说的“文艺观众”,没有任何调侃和戏谑的意思,而是真正一批在学养、在审美上高于常人的人,他们也真的能够在第一时间看到电影更为实质的内容。所谓更实质的内容,明确说就是更深层次的表达和更高级的审美。

当年看《骇客帝国》,作为普通观众,给出评价就是——好打,特技酷炫,超乎想象。

然后在北京遇到了一个“文艺观众”,他从世界观开始跟我讲解《骇客帝国》,直到末了讲到电影的哲学观。令我醍醐灌顶,心里说:靠!原先有程度的人是这么看电影的。那是一次极为美妙的心理体验。也所以更加觉得——我不能以我的程度作为标准来评价电影的好坏,因为有的电影是真的没看懂。

就像这次的《妖猫传》,虽然还没去看,但是有“文艺观众”在圈里发:

关于《猫妖传》和《芳华》:文艺作品赏玩有个信息学的问题,比如电影,一般观众只能感遭到情节信息,对历史、社会学有修养的观众会感遭到影片的历史、社会乃至政治学信息,文化触角发达的观众可以感受更多的文化信息。维斯康蒂的《豹》、侯孝贤的《聂隐娘》,情节信息很弱,只能汲取情节信息的观众就会不满足,但是影片的历史、文化信息发达,有些观众则特别受用。审美体验是分析的。某些观众对待只无情节信息没有历史文化信息的影片反而不喜欢。除此之外,还有更重要的是文学信息。看《芳华》只看到政治信息,看《猫妖传》只看到情节信息,那么不满足就很自然了。你有时不喜欢某部影片,跟你自己的审美维度有关系。

作为普通观众,有这样的友人也是幸运的事情,因为你可以从他们身上不断提升自己,而不是局限在一个低端的自得当中。我们可以普通,但不能LOW。而在普通观众和文艺观众之间,就夹杂着一群“二·逼观众”,就是我们上头说的那种——既不甘于自己是芸芸众生,又没有高人一等的程度,然后要么拾人牙慧,要么狂妄无知,还非得一副颐指气使的嘴脸,我只想说:你看过几本书,心里没有点·逼数吗?

我个人是很不喜欢侯孝贤的。就像我不喜欢《芳华》一样,仅仅是个人好恶,或者说,可能只是我程度不够,欣赏不了他的作品,所以我不喜欢。

但有一次聚会,席间有个“二·逼观众”大谈侯孝贤多么牛·逼,多么伟大。但是他说的那些理由,比侯孝贤的电影更让人难懂。最终我没憋住,就问他:能说说他电影里光洗衣服就洗了几万分钟,你看出什么深意了吗?反正我没看进去,我觉得他就是没想好下个镜头拍啥,遗忘喊“cut”了。王家卫的电影没情节,但至少画面美,侯孝贤的电影阴郁暗沉,像个妇科病人的脸色,你告诉我美在哪?

那时,那个人哑口无言,脸色比侯孝贤电影的画面还难看。

说真话,我对侯孝贤真的没啥看法,甚至五体投地以为他是大师。但是,我很不喜欢这种人云亦云的二·逼。这次的《妖猫传》,看了很多评论,他们的标题大略是这样的“妖猫传:美是美,但不觉得像大唐春晚吗?”、“《妖猫传》:骗自己还穿帮最残暴”、“一场戏精引发的血案”……

《妖猫传》的舆论分裂有个有趣的现象是,很多导演、编剧这样的从业人员都觉得很好,而在电影评论和文艺批评届却评价很差。

于是问一圈内友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分野。

他说,因为电影评论那帮人是一群在影视圈业务才具最差的人。他们既当不了编剧,也成不了导演,所以只能在影视边缘的评论界混饭吃。所以,他们看不懂,很正常。但一群程度最差的人却引导着大众审美程度,就很不正常,而且很损害。

我也觉得是这样。这群二·逼观众还是一群随机应变的宵小,他们在第一时间收回了恶评之后还会观察风评的走向,要是当“文艺观众”说出道道并纠正了评价后,他们又会毫无心理压力的再来一篇跪舔的大作,仿佛之前发的评论是隔壁二大妈写的一般。

承认自己是普通观众,原谅自己没看懂有那么难吗?就像我这样的普通观众,看完《银翼杀手2049》,写一篇影评就叫《我没看懂,可咋办?》不也挺好?人生最大的痛苦并不是正视自己的无知,而是——明明是傻·逼,却非要假充牛·逼的样子,志大才疏还不学习。你说,拿什么拯救你,你这二·逼?

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家号:新老王不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