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信息氢弹生存指南

环球银幕 时间:2017-11-05 浏览:
从现在起,我起先谨慎地拣选我的生活,我不再轻易让自己迷失在各种诱惑里。—米兰·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2012年9-12月 有天晚上11点左右,我在网上看到一篇非常有意思的文章,我对它的内容非常感兴趣,如饥似渴地起先阅读。但随着我逐渐起先向下滚屏
从现在起,我起先谨慎地拣选我的生活,我不再轻易让自己迷失在各种诱惑里。—米兰·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2012年9-12月
有天晚上11点左右,我在网上看到一篇非常有意思的文章,我对它的内容非常感兴趣,如饥似渴地起先阅读。但随着我逐渐起先向下滚屏,我感到越来越疲乏,眼睛险些都难以睁开。我瞟了一眼屏幕右端的滚动条,天啊,这文章还长着呢!我起先失去耐心,琢磨是把这篇文章就留在标签页上,明天打开浏览器后继续阅读,还是收藏上去,抑或是放到Pocket里,待有空再读。我含混地想着,选后者的话,那就很难说“有空”是什么时候了……等到第二天我回想那篇文章时,才意识到那不过是个梦而已。等等,而已?!不行,不能让它就这么“而已”了。这梦简直真实得可怕。对于
我会一直爱你
我会一直爱你
我的各种网络浏览器、APP、新浪微博里,储存着上百条有待“回头有空”再读、看的文章、视频;桌上放着一堆单页的报纸,都是我在浏览整份报纸后摘出来想等“有空再看”的文章;各种电子设备和硬盘里也满是还没听、看的音乐、影剧、电子杂志。这真是个信息大爆炸的时间。
中学时,我家是书城的常客。每次,爸妈只让我挑两三本书买,说这样才能看得过去。等到高考结束后,我满心兴奋的认为这回可以多买一些书了—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书我都想看!但是爸爸说不行,理由是:“去大学前你虽然有很多时间看书,但是一次买多了会造成信息冗余。”我嘟着嘴,不开心地接受了。事实证明,爸爸的说法是多么正确!如今,不只各种信息让我应接不暇,而且说实话,高考之后我买的那本《铁皮鼓》到现在都没看完。“信息冗余”,纯粹就是我现在每天生活的主题。
我究竟是怎么成了“信息冗余”的奴隶?!
这惧怕得怪罪于信息获取方式的革新。在安设网络之前,我家获取信息的方式主要开头于报刊:《参考讯息》、《世界之窗》、《英语世界》、《环球银幕》等等。以上这4份每期必看的报刊对我来说总是不够看。对每一期的文章、版面,甚至广告我都会熟捻于心。有一回爸爸说起当天《参考讯息》上的一篇文章,说看我和妈妈谁能在5分钟之内找到那篇文章,就奖给谁10元钱。我一听就乐了:这不是白给吗?!不用拿来报纸,我都清清楚楚记得那文章印在哪个位置。如今呢,我前些日子在某处看到一篇心理学答疑,想再找出来给别人看,嘿,硬是哪儿也找不到它了。我相信,这今昔的差距不只仅是因为年岁增加大脑功能的退步,同时也是拜信息爆炸所赐—扰乱太多,使人容易混淆视听。我订了数份网络报刊、多个网站的更新通讯、纸媒3份。我还有至少7个各类社交网站的帐号—每时每刻它们都在不遗余力地发布新讯息。结果就是,我的电子邮箱中积攒的未读邮件越来越多、桌上堆积的报纸杂志读完的越来越少、在社交网站上的浏览越来越匆匆。是时候作出改变了。

2013年1-4月
USAToday先容了一种电子邮件过滤器,说是议决增加标签、提醒能够将邮箱收拾整顿得特别有条理,让你每天在铺天盖地的邮件中不会错过最重要的。这篇报道令我恍然大悟:与其怪罪于信息爆炸,不如谈谈我的拣选能力。因为,与其使用这么复杂的过滤器,为何不首先减少订阅的邮件呢?!可是,有那么多东西我都感兴趣!即使感兴趣,比方说对那些设计博客的新闻感兴趣吧,在收到新闻组邮件后,有几封我打开过呢?打开的,又有几封我认真阅读过呢?很快,兴趣演化成了累赘,又有鸡肋之嫌:订着吧,也不看;不订吧,多少还是有那点兴趣在。
我家没有长时间开着电视的民风,因为爸爸认为电视是一种让人被动学习、娱乐的工具。要想变被动为主动,只消看好节目表,在有感兴趣的节目时打开电视即可,没必要长时间对电视上播出的任何内容照单全收。相比之下,微博之类的社交媒体惧怕是一种特别让人被动的工具。微博上有应有尽有、难以计数的新闻、知识、娱乐信息等等,是个资源宝库。但险些每个人都在发布对自己最无益的信息。当然,想从对别人无益的信息中找到对自己无益的,并责难事,但过程中需要花费时直接受很多其他信息的刺激。如今,信息可是无止境地被发布出来,人根本无法一味追踪所有新闻或新鲜事,因为总有更新的破茧而出。这就形成了扰乱:原先我想找关于这件事的资料,可无意中看到了关于另一件事的评论,我决定把它发给好友,随后在好友的主页上,我又看到了一些新鲜玩意,于是评论转发一番……显然,此时借着兴趣广泛的名义,我的元气?心灵不再集中在找资料上。而且,即使集中元气?心灵层层分类筛选,在社交媒体上遇到的信息也是碎片化的,不方便记忆或日后使用。虽然收藏是个好功能,但如果仅仅是存上去,不能系统的收拾整顿或经常温习,也无法在需要时迅速找到某个信息,或是抵达学以致用的目的。我就是民风于点击收藏按钮,收藏上去却将其搁置一边。啊,我就是这样成为信息囤积者的。
一位日本作家曾预算,世界上有多少多少部电影,如果每天固定看几部,一个人需要多长时间整个看完,而这还不包括在看旧电影的过程中新出的电影。总之,这是极端难以完成的任务。而现在还不单是电影的问题。加进来书籍、音乐、视频等等,这场自助餐快要到了“扶墙而出”的局面。既然如此,我必需重新审视自己的兴趣并将其按照优先性排序,否则,兴趣再大,只是囤积而不学习、使用,完全白搭。
2013年5-8月
将获取信息的方式分门别类。保留最重要和最常用的方式。退订很少翻阅的新闻邮件。删除险些不用的APP。取消存眷不再有兴趣的微博人物。刊出并无大用的社交网络帐号。及时收拾整顿收藏夹,最好在收藏时就做好归类。发现极端感兴趣的的文章当场看完。每天读完当天收到的邮件。如果读不完,考虑一下是时间调整不合理还是需要退订更多信息。空闲时的读物优先拣选过去保存上去的。
—这几个月我起先实行这些新规则,并进行了两项大工程:收拾整顿我邮箱中的500封未读邮件和微博收藏夹中的700条内容。效果很明显:我不再感到手头有过多未读的东西,而且每天都能较为轻松地为阅读规划出时间。同时,我改变了自己对信息的态度:我不再像过去那样特别热衷于追求新讯息,而是更喜欢重温手头的资料,温故而知新;我不再像中学时那样喜欢看各种推荐列表,因为我不再相信有什么是人生必需读、必需看的。我需要读什么看什么,只有我在徐徐熟悉自己和世界的过程中才能够发现。如果有一本书让我感到值得一读再读,那么我为什么不欺骗有限的生命反复猜测其中的意味呢?在IMdB上,我有一个自己的列表,名为“看一遍可不够”,可实际上我收录于此的影片中有很多部我至今仍只看过一遍。如果我真的认为看一遍可不够,为什么不趁现在再看一遍呢?难道我要等到无尽的信息将我淹没的那天再幡然悔悟吗?
历经一年我才发现,原来想给人看的那篇心理学答疑就在我的微博收藏夹里。失而复得的感觉真好,但这戏剧性的事宜再次提醒了我:如何处理每天面对的海量信息,是这个时间重要的生存能力。我得赶紧把昨晚收藏上去的文章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