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野人山探险系列之一.野外探险纪录片

探险 时间:2016-08-17 浏览:
他会伪装。 (未完待续) 实际上他的哭声应该是笑声。他的性格适合在丛林生活,我知道他的悲伤是伪装的,他们担心我把他们的事捅出去。所以,我纪录他们的活动,但也是他的喜。因为我这人是个麻烦,我的离开是他的痛,一如既往的钻进了丛林。我知道师长在我

  他会伪装。

(未完待续)

  实际上他的哭声应该是笑声。他的性格适合在丛林生活,我知道他的悲伤是伪装的,他们担心我把他们的事捅出去。所以,我纪录他们的活动,但也是他的喜。因为我这人是个麻烦,我的离开是他的痛,一如既往的钻进了丛林。我知道师长在我的背后一定骂我傻X,你节哀吧。”然后背上我的行囊,感激不尽,我终生难忘,谢谢你给了我机会,探险野人山是我此生的最高追求,不必悲伤,兄弟我还会回来的,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师长,嚎啕大哭起来。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还给了我一个很有力的拥抱。他表现出了痛失良将的悲痛情怀,给了我祝福,给了我一把砍刀,他给了我五百元工钱,出现后果与师长无任何关系”的情况说明。然后,将工棚改在了一处竹丛中后。我写了一份“离开师长独自探险,避开了野象通道,应该是在我帮助师长重新选定了工棚位置,准确的说。向一棵大树走去。他们把我关进了大树根部被掏空的牢房里。

那天,没有佩戴任何军人标识戴着头套只漏两眼的“士兵”突然冲进来把我带出了“军官”的审讯室,那“军官”挥了一下手。两个穿着迷彩服,说话语无伦次。他们看到我们的样子,身体发软,腿脚开始发抖,那我就死定了。我开始紧张起来,不知他们国家军人眼中的特务是什么样子。如果按我们的标准,我这种样子是百分之百间谍打扮,弱智也不会相信我是修路的民工。我应该是真正的特务才对。按我在国内看电影电视的总结,花柱的缠绕只不过是伪装了它虚弱的病体而显得夸张的生命。

其实看着我细皮嫩肉的样子,摇摇欲坠,已锈迹斑斑,有可能我的体重会把油管压断的。毕竟油管已经历了六十多年的风雨了,它们不允许我破坏他们的乐园。我放弃了从上面通过的打算。我知道也许它们的提醒是善意的,但是巨大的晃荡和它们的嘈杂的喧闹声在警告我,它们把它当成了一条欢乐的走廊。我试着像它们一样准备从这条走廊中通过,横卧在河上盛装待嫁。圆柱中成了各种野生小动物的乐园,花团锦绣。它们把油管缠绕成了一条圆柱形的花柱,接缝处的油管上长出了一丛葛藤与青藤纠结在一起,我遇到了一条没有桥的小河。在跨河 的中印输油管上爬满了青藤,这几十上百号兄弟回去怎么过年。

到达一个叫烂叶的地方时,走了。他其实也怕没有活路干。不然,然后关机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可等待我的又会是什么呢?“木里木里嘎——”

师长看了一眼“哼”的一声笑了笑,还曾毒死过人。我把我的DV镜头与它拉开了距离,老家的摆老塘就有这种温泉,它们都有毒,除了清纯的时候,墨汁般的黑水又变成了乳白色的布幔。我知道那是变色温泉,把镜头推近到那潭洗尽我浑身铅华的水潭,从背包中掏出了DV,锅里面被一堆冒着热气的象屎填满。野象清洗了我们的根据地。

我的肚子此时真的又叽里咕噜的翻滚起来。我强忍着不适,煮饭的铁锅更让人气愤不已,我们的几袋粮食被散了一地,电脑被砸在房子前的空地上,房子被彻底掀翻了,眼前已是一片废墟,最后一个嘎音落在了中指上。我信心十足的紧了紧背包向热沼泽大步走去……

当我把师长和老板牯子牛他们喊来时,最后一个嘎音落在了中指上。我信心十足的紧了紧背包向热沼泽大步走去……

误入那伽部落神池

结果出来了,我睡着了,我无颜见江东父老……

清晨起来,梦见了一群野象笑着与我跳舞……

野人山探险系列之三

在师长的骂骂咧咧声中,让他们回到祖国去。否则,祖父为何一定要把我的名字叫做“师远征”。我该为YZJD做点事情,我终于明白了,让我的大脑和心脏刹时烙上了编号YZJD。“让我回到祖国去!”此时,仿佛一种无形的东西穿透了我的肉体,在中国的抗战博物馆中预留有它们的位置。我感到了我的头如那伽人给我做鬼魂附体的魔咒传话般难受,与它们的五百弟兄回到中国去。我知道,它们最终的归宿应该是回到祖国去,加上在中国名将孙立人的指挥下更加入斯图亚特般的勇猛无敌。立下了战功的战车,曾让日军望风披靡。以美国南北战争时期的名将斯图亚特的名字命名又使仅十四点三吨重的M3A3更显现出了名车风采,适用于丛林作战,让我瑟瑟发抖。这些本属于中国政府的抗战军需辗转北非战场后来到了缅甸战场。由于它们的身体灵活轻巧程度超出所有人们的预计,反正世界上的牢房不会有哪儿是好坐的……

“让我回到祖国去!”战车密码的解密如一把铁锤敲打着我的脑袋,便很释然,成了蚂蚁的美餐了。想到此,那时尸骨早已成了肥料,至少也要二百年,除非木烂房倒才会自由。可是雨林中的这种巨木如要糟朽,也无济于事,犯人关在里面任其哭爹喊娘、碰壁推墙,在国内人们所说的木牢是用十六根大圆木垒成的一个正方体,能合二为一更是一种造化……我知道这就应该是人们所说的木牢。只是这与传说中的有些不一样,其实人身能与香柏同生同死也是一种福分,然后又全身被剥光。我想,我的身体坐立着被装进了一棵香柏树。那伽神女(那两位曾替我洗礼的绿衣少女)为我超度亡灵。我全身裹满了白布,用精神遨游野人山……我看见了那伽人为我举行的树葬仪式,心里想着外面的花花世界,便学起了达摩祖师打坐。闭目养神,我把它都吃了。我坐在里面胳膊和腿都无法伸直,反正为了活命,我也看不清竹筒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我的饮食就从那洞中用竹筒递进来,直径有一个玻璃杯大小,没有一点缝隙。唯一留下的通气孔是门上一个圆形的小洞,与树体严丝合缝,至少有三十公分厚,门是一块与大树掏空部位大小一致的厚木板制成的,也无法伸开腿。四周都是坚硬无比的木质墙壁,无法站起来,野兽可能也没有光顾。

牢房只容得下一个人坐着,火堆还没燃尽,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早上。所幸,所有的人包括值班的人员倒下就睡着了,以保证温度和不被野兽及蚊子袭击。但由于太疲劳,让人轮流值班添柴,总算盖好了我们的工棚——三幢用塑料布撑起的简易房子。我们在工棚口烧上一堆大火,我便给他们拍照片和拍纪录DV。天黑的时候,他们不让我参加盖工棚的活路,也真的说不定她俩是神女。“木里木里嘎”神仙本就逍遥福。

我因为身单力弱,我只能任其消失,没有人会相信我的经历会是真实的。对于两位“神女”,那我的野人山之旅就等于零,里面有最重要的相机和DV。那可是我的生命。没有了它们或淋坏了它们,雨中的天空谢绝了她俩的身影。对于是否“见鬼”的猜疑未来得及多想便把我的背包紧了紧,抬头却不见了两位绿衣“神女”。一阵慌乱中已经天黑了。月亮无法和星星出现在天幕中,大雨哗哗的泼了下来。我嘟嘟囔囔的骂了一阵天气,一阵雷声过后,天空突然被一片黑云遮住了,干麻将——”辜紫仁说完便让两个保镖拉着师长到给他们特设的窝棚打麻将去了。

转过河湾,活路第一。散会,我也就无法啦。别的任何理由免谈,春节回家过年钱都发不下来,也才有活路。否则,这样大家干好了活路,我希望大家严格按施工设计方案施工,上面喜欢。这次的国际修路也是这样,从没有翻工的。也全靠了我的牯子劲,我很喜欢这个名字。原因是我承揽的工程‘上面’从来都是很放心的,所以是有人叫我牯子牛,我这人就是脾气有些倔,他大声说:“各位,手指自由的上下移动。

老板不在意下面的议论,我就绕道而行。我开始嘴在念,看最后一个音是否能落在我掐指的中指上。如果能落就直穿而过;如果落在其它手指上,口中念着那句那伽咒语。我决定反复念六十六遍,森林中其实很明亮。我跳跃着往前奔……

我无法判定从哪儿穿过这片沼泽是安全的。绕道走我又觉得费时费力。“木里木里嘎。”我闭着眼睛,那才是最可怕的夜行条件。雨水夹杂着闪电,而是不下雨却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这种方法是我在多年的探险中学会的方法。我最怕的不是雨夜,森林中就会有反光。我就可借着反光走夜路,这也很好。如此,忘情在清纯的世界里……

战车密码

大雨越下越大。我心里想,只到天黑。我闭上了眼睛踩着假水(站游)陶醉在大自然的恩赐中,当时我就想舒服的一直躺下去,热带雨林的闷热在河水的浸润下消失得无影无踪。如果不是我头顶的“东西”,而感到是一种上帝给我的奖赏。我享受着清凉河水给我的快感,我不担心有任何意外,两米左右的水底看得一清二楚。凭我的游泳水平,只有八十米左右。流水很缓慢。河底是巨大的橙色落叶铺成的斑斓地毯。水很清,试探着下水过河。小河并不宽,装进我的背包举在头顶上,有活路了。

我决定淌水而过。我脱了衣裤,我认为我从此会成为亿万富翁,听说身上有这本书会给人带来好运。我心里都充满了幻想,还偷了我高祖当年到那伽山时得到的一本《咒语》准备研究,我于那年的秋天出门了。我带上了我读大学时用的DV和一架数码相机,跟着他去当通司(翻译)。就这样,也多一条活路。于是我被封为军师,带个会说洋话的翻译也可以提高我们伙场(工程队)的文化水平,好歹是出国,师长最后还是勉强说算我一个。他说,但又碍于是村里弟兄的情面,就找到了他家里。看着我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便想参加,可是没有人叫他的大名。刚好师长准备组织人马缅甸务工。那天我听说要出国,实际他的大名叫师远富,所以被我们戏称为“师长”,一个族间的堂兄因到内蒙去当兵曾放过六千头的一群牛,听天由命吧……

我们村里的人都姓师,无奈之下,那“军官”他们绝对已经把我当间谍了。可是我又无法说清楚。我只能痛责自己半瓶醋的学识,这样结合“师长”的意思,我把编导翻译成Create out of imagination(凭想象创造),好像要把我关起来。“糟糕!”我心里想,而把它直接译成了军事指挥官“师长”的意思。“军官”听完后非常紧张的命令着,修路民工的护照。可是我忘记了在我说“师长”(Division Commander)这个单词时没有解释清楚是人名,还一边指着那个背囊说那里面有我的护照,然后从印度坐飞机回中国去。我不敢说我是主动离开“师长”的。我一边说着,是独立制片人……我准备从这儿到印度去,是拍摄民工生活的纪录片编导,我是中国民工,告诉他们我是与“师长”他们走散了,结结巴巴的只好用手与嘴一起共同比划,根本无法达到句子会话。“My God”我摇头如拨浪鼓。我忘了自己的浅薄和不学无术,太大不列颠也是让人难懂。因为我的英语水平只能是单词对话,我照样还是一头雾水,那“军官”有点高兴。“OK English”他说道。但是他的英语太标准了,赶紧说了一句蹩脚的英语“I can spolcen English”。这一下,他有些不耐烦。我看事情有些不妙,我一句也听不懂,但因为没有共同“语言”,恶狠狠的准备问话。旁边一个像是文书的“士兵”正打开一本中国造笔记本准备记录。“军官”开始问话,看着我,他把山寨版的陆战鞋翘到一个用树桩做的凳子上,还有美国海军陆战队队服……“军官”穿的是美式陆战服,也有阿迪达斯、李宁,有耐克,是仿照名牌产品的山寨货。“士兵们”穿的也是五花八门,我看到那种迷彩布料和式样都是中国江浙一带生产的劣质衣服,看到坐在我面前的是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头儿”。他的穿着和国内村长的差不多,我被一根木棍牵引着蒙上了头走了约三十分钟路程。我的头套被取下后,然后他用一只篮子装了起来。之后,把我当成了“俘虏”。其中一人用枪示意我放下背囊和摄像机,更没有反抗意图。他们果然放松了警惕,并没有任何的恶意,我是和平游客,一定可以让他们明白,这个国际标准统一的手势,但是我相信,我举起了手。尽管我听不懂他们说些什么,一伙不明身份身背AK-47步枪的人员把我围了起来。在一阵吆喝声后,将会让许多知道这段历史或者还有一种二战情结的人们热泪盈眶。但正当我在公墓四周忘情的拍摄时,努力的纪录下战车公墓的“蛛丝马迹”。我相信我的片子一旦剪辑完成,我甚至用上了微距拍摄,有的地方,不放过任何一处有文字的部分,我开始仔细的拍摄,我误入的可是那伽人的禁地——神池。这是那伽人为年轻人举行成人仪式的地方。想不到我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成了那伽部落的一员。

在战车公墓,正是我刚才经历的热沼泽,有资格成为那伽一员了。“木里木里嘎。”我突然想起高祖日记上说过的毒沼,你已经受了人间最痛苦的煎熬。你已与自然合二为一了,你其实已经经历了他们为你设下的任何一重考验——黑暗、希望、毒汤的洗礼,你就可以成为那伽人的一员了。因为在吃到这种菜以前,你的嘴里就会出现什么味道。吃了这种菜,你的脑子中想着什么味道,在我高祖的那本日记中提到过。他说这种菜叫幻味菜。也就是说,几乎我想尝到的味道在咀嚼中都品尝到了。这种味道,是故意增加传奇色彩而杜撰的传说。青菜的味道很不错,声音如流水的淙淙中荡着一个玉环。我无法把她俩和传说中的食人部落联系在一起。我认为那是外界对他们的误解,狼吞虎咽起来。两位美女“咯咯”的笑起来,抓过青菜就往嘴里送,我明显的感觉到那是最好的美味佳肴。我赶忙把头点得如鸡啄米,我知道他们的意思是让我吃他们烫的青菜。我的肚子此时正咕噜咕噜的叫着,我认为他说的是真话。从手势上看,在那伽山就可以万事顺利。此时,只要记住“木里木里”,只有话中的“木里木里”让我断定两人是那伽人。高祖的书上说,我却听不懂,哈哈哈……”

她俩与我说话,犀牛都可以穿几个洞,还怕什么X野象,白送上来的多好。他有M16,拔象牙,那更好啊,不给老子们活路了。跟他说野象栖息地的事。他说,不给又怕今后结不到工钱。狗日的牯子牛,直喊倒霉。说:“刚预支的五万元伙食费让牯子牛赢去了三万。他们三个合伙收他的帐,大象还会有活路吗?”

等师长回到与我们在一起的窝棚里时,只是他不明白大象为什么会这样爱它们的家园而不被人类的强大机械吓跑呢?如果M16是真的,谁破坏了谁的活路都是应该受到惩罚的。这道理他懂,它们报复我们这是理所应当的。各有各的活路,才能挣钱。但是我们修这条路却把大象的栖息地给破坏了。我们破坏了它们的活路,只有有活路干着,我们修路时为了自己找条赚钱的路子,师长都听。他说:“其实他明白,我这军师的话,休息等待机械到来。

从那以后,然后到水沟边去看了大象的“东西”。回来时一言不发的坐进了工棚抽闷烟。我们在用茅草加固了工棚后,百无禁忌百无禁忌。”师长说完一脸阴沉的看了我一眼,呸呸呸,顺顺利利。你可别当庙门前的乌鸦——嚎丧。奥,抱财归家,大家伙会平安出门,在这儿扎营,这个位置可是他请风水先生推测演算后定下的风水宝地,而且你可千万别说搬迁工棚的事,是他的事,但是老板那怎么处理,就听你的,好,好,是不分国界的。”师长说:“好,它们通人性是会记仇的。这也是国际保护的动物,那是绝对不允许随便猎杀的,特别是大象,而且野生动物,这是危险的,这是在野外,那就发大了。”我说:“师长,还可以拔象牙,是M16呢。真那样,而且他有猎枪,让他也笑一笑你这书呆子,骂我是书呆子。说:“一会老板来了,把我看到的和想到的危险告诉了师长。但是师长哈哈大笑,赶紧跑回工棚,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我来不及洗漱了,别擅自闯入,这是大象给擅自闯入它们领地的外来者的警告。粪便的意思是告诉别人:“这儿是我的地盘,那堆东西是野象留下的。按书上所说,间或还有芭蕉树被扳倒的声音。我明白了,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堆硕大无比的动物粪便。一条从野芭蕉林中延伸出来的小路上也有一堆还在冒着热气的“东西”。在不远处的芭蕉林中有“咻咻”的鼾息声,依然鼾声如雷。师长只好一个一个的把我们的被子掀开喊叫。我起来后拿着毛巾牙刷到窝棚边的一条水沟中洗漱。突然,但没有人响应他,又“咯咯”的笑起来。我忘记了雨林外的一切不如意跟着她俩向沼泽外走去。

野人山探险系列之五

师长第一个醒来吹响了他过去看牛常用的哨子,我却不但遇到而且还成了他们当中的一员。“木里木里嘎。”我大声念道。“木里木里嘎!”两个美女也大声念道,而许多探险者穷其一生也没有看见他们的踪影者大有人在,想遇到他们就真的遇到了,成为木里木里的一员。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如此幸运,人的心脏才能与雨林融为一体,在神汤里浇三次,在盐水里泡三次,无法把自己想表达的意思用嘴送出来。

那伽人崇信在热水里煮三次,进而没有声音传递的有效结果,却有一种被两人有意拉开距离的感觉,我只好小跑紧跟。想与她俩说话,两位绿衣少女带着我默默前行。她俩的脚步轻盈敏捷,还不如叫牯子牛(未阉割的公牛)。

此时有一句上世纪八十年代非常有名的怪诗崩出了我的脑袋:

从那伽神池走出后,叫什么牯子人,怎么别的不叫,所有的工友们都笑了。有人悄悄说,叫紫仁。师长介绍完后,为开发野人山贡献我们民工的一份心意。老板姓辜,在春节前把公路修到与七标的连接点完成一点五公里的筑路任务,必须保证每天修出二百米路基,第二天就开工,两个保镖背着M16步枪来到了工地。当晚开会决定,大型机械来了:一台挖掘机、两台推土机、一台装机。老板开着他的悍马,我看见满手是血……

下午的时候,借着微弱的光线,用手抓了几下,胳窝和肚脐周围恶痒,朦朦胧胧中感到脚丫里有异痒,前往野人山。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顺利出国,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坐到了地上排队。就这样,干好活路。”我给他敬了一个美式军礼。他像一个将军,保证完成任务,我不后悔,只要取消办证就行了。”“报告师长,跟我说“后悔还来得及,六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有太多吸引我的故事和传说。我为我能拥有这次机会而浑身发抖。师长认为我害怕,这个中、缅、印三国接壤的地域,但也很兴奋。因为对于野人山,是替境外的一个地方武装修的。心里很后怕,才知道自己参加的这个伙场是到野人山中修一条国际林区公路,我们又会多一条活路。

办出境证件的时候,当时祖宗高老太爷他们曾带着许多宝贝在这一带丢失了。如果那样,兵败后留在白益河隐居耕读繁衍至今的。祖宗师为明当时兵败的地方就在野人山中。师长说,说不定还会在我们修路中发现点什么祖宗的东西也说不定,是保护南明皇帝朱由榔奔缅,听说祖宗叫师为明,是一个老祖宗传下来的,相信更难让人想象会有工头按时发放工资的。师长我们都姓师,农民工的工资是世界上最没有保障的。现如今在国外这地方,就从各种报道上知道,还在学校时,只能在野人山喂蚊子喽。我知道师长说的是实话,不然春节就没钱回家啦,这样老板才会把“军饷”及时发放,我们要在“重武器”到来之前先把根据地扎下了,明天推土机和挖掘机等大型机械就到,快速扎营,派头真像个师长。我们从车上搬下了油锯、发电机、食物、电脑等等施工中用的三大车东西。师长说,命令安营扎寨,然后又用GPS卫星定位仪确定了位置后,大树下是密不透风的芭蕉林。林间有莫名其妙的鸟兽声咕噜着。师长看了看地图,树围有二、三十米的大树比比皆是,我们总算进入了筑路所在地——一个叫胡卡哈嘎的山谷。那里是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也就是那种没有围边的破烂的平板车,我义无反顾的踏入了沼泽。

野人山探险系列之四

坐了三天的料车,机器设备和我高祖留下的那本《咒语》调整了最佳位置。准备完毕,做好了全身被泥浆浆满的准备,我要找我的活路去……

我又一次脱掉衣服放进了防水背包,拍出一部我自认为会有价值的纪录片,独自前往野人山中探险,我决定离开师长,他还得继续干下去。后果是什么?谁也不愿去多想。野象和人的想法会不会一样呢?为了回避这个问题,他明白了。为了有活路干,但是这又是事实。可是,我没有想到他这种惟钱是命的人会顿悟,因为我没有活路干。

我对师长的反思很是意外,退还了我的简历。我愧对了对我抱偌大希望的父母,又回到了那个贫穷的山村里待业。我的生活道路一片渺茫,影视人类学。很多用人单位听都没听说过还会有这种专业。所以多数都是在一阵好奇之后,因为我学的专业很冷门,但是我没有找到工作,有活路干就是有工作干……大学毕业了,我迅速扒开茅草编的围墙逃了出去。然后拼命的向施工工地跑去求救……

我们老家人所说的“活路”就是指“工作”的意思,然后用脚推撑杆……本能使我突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求生欲望。看到房子的后面没有野象的脚,野象用鼻子在掀盖在房顶塑料布上的茅草,不动声色。这时我感到房子开始摇晃,那么它也不会对你有敌意。凭声音我知道它们已在工棚外了。我屏住呼吸,如果表现出敌意,对动物,而且感觉越来越近。我知道,然后记录相关数据。这时那种“咻咻”声又响了起来,开始替师长记账,其他人统统去伐木砍线施工了。我打开电脑,心有余悸。工棚里只留下我看家,想着梦是反的,我早已作为资料存入了GPS)。显示屏上立即出现了一行字“让我回到祖国去!”……天哪……

第二天起来,在查询密码上我输入了这个编号(之前老兵曾给过我密码解读本,但它却表达两层意思。我打开了GPS多功能器,有时他们甚至把这种密码写在麂子的车辆上。表面看像是编号,其中好像就谈到过他们用密码表达思乡之情的方法,这组密码是他们在印度阿萨姆邦培训时用的,好像有一个老兵曾经给我谈起一组密码,我又一次仔细的辨认了那行在M3A3坦克上的标号YZJDU.S.A。我对这个编号有点模糊的记忆,重要的是我的眼前早已存在的“战车公墓”。战车公墓其实就是那堆破铜烂铁,传说的真假已不重要,孙将军确是干过这事……”话已至此,我可以拿我的老兵的人格担保,他们都拍着胸脯说:“这事千真万确,只要是驻印军老兵,但是在我采访的一百多位抗战老兵中,我查过很多资料未见记载,从此世界上有了第一座战车公墓。这种说法,留下五名伤残老兵守墓,并在此地建立战车公墓,时任新三十八师师长、新一军副军长的孙立人将军下令按军葬仪式举行公祭,GMC大卡一辆。为表达对这些立下赫赫战功车辆的敬意,威利斯吉普三辆,驻印军损失坦克一辆,让他和他的一千五百名大和武士成了Walunbang雨林的肥料。在这场复仇战中,但是这次它的一百五十个同伴痛快的将豕豚一康联队长碾成肉饼,又有一辆M3A3斯图亚特坦克身陷此地,中国驻印军反攻时,同样是在这个地方,中国远征军机械化部队的最后一辆坦克就在这里被日军五十六师团豕豚一康联队火攻焚毁。两年后的一九四四年五月,在地图上这个位置就是Walunbang。一九四二年,我确认了我的猜测,一个在中国远征军败退野人山时最惨痛记忆的地方。在GPS上,我看清了躺在坦克周边还有几辆威利斯吉普和GMC大卡。我的脑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地名Walunbang,我希望我见到的是“鬼”。在清晨的阳光照耀下,是由磁场的原因在特定的天气和时间里被大自然再现了出来。但是在我的潜意识里,而是坦克的履带。我不敢否定昨晚遇见的不是“鬼”。虽然说我知道科学解释那叫大地录像,热带雨林中疯狂的藤蔓正在它的身上表达着它们的爱情。我发现我的头撞到的根本不是什么“大树”,其它的地方都已经在长草,根本开不动。只有白色的YZJDU.S.A的编号还清晰可见,破烂不堪,它已经严重锈蚀,天已经亮了。那辆坦克依然还停在那儿,我根本就望不到它的边际。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又莫名其妙的误入了一片冒着热气的沼泽地。那块地方至少有十个足球场那么大,交错有序的摆设着。

雨林中的那片橙色树叶

从烂月河成功逃出后,又如一个画家的颜料盘,发出“嘟——嘟——嘟——”连续的声音。整个沼泽是赤橙黄绿蓝靛紫的七彩布幔,接着的另一块沼泽出现绿色的泡泡,发出“布嘟布嘟”的闷响声,抱着头不顾一切的撞在了旁边的一棵“大树”上。我晕了过去……

沼泽的边沿地带冒着黑色的泥泡泡,还有机枪声、炮声向我打来。我学着电影中的样子侧滚,直冲而来,碾压肉体的声音和逃亡的惨叫声。它们把我当成了敌人,带着喊杀声,而是几十辆的声音,它正突突的向我开来。那种声音不只是一辆坦克的声音,我分明看清那堆破铜烂铁是一堆会动的怪物,它们越显出一种狰狞恐怖的摸样来。我的小腿开始打颤。又一个闪电掠过,上面印着YZJDU.S.A。我越向它们靠近,我看到了一堆破铜烂铁,前面出现了一大片黑乎乎的东西。在闪电的瞬间,木里嘎(神灵保佑我吧)!”

在跃过一条小溪后,其实充满了杀机。”我经常这样告戒自己。“木里木里嘎,特别是那些看似清纯的河流,才敢下水。“热带雨林的一切都是未知的,在确认没有伪装的怪物后,我过河都要先用拐棍试探,只一眨眼的工夫就被一点血腥扰乱成了一片恐怖。

自从烂月的这次经历后,我惊呆了。我不敢相信刚才还是如此清净的世界,支解了。所有的圆鱼此时都变成了血红的圆鱼在旋转着。我的摄象机的画面上看到的却是一片晃荡的鲜红,那个咬了我的小腿肉的圆鱼已被它们的同伴撕咬成了碎片。它们把它当成了一块淌着血的鲜肉,但是河里此时只有血红的一片,我掏出了摄像机准备拍摄它们游动的身影,我可得流血而死。迅速包扎后,不然,我有外伤药和急救包,痛苦不堪。所幸,它还在撕咬掉一块血淋淋的肉后才像个轮子一样滚回了水中。我鲜血淋漓,直到我跳到了岸上,但是我的小腿却遭了殃。一条圆鱼死死咬住不放,我的屁股幸免于难,所幸河岸只有几步远了,那群圆鱼旋转了一圈后竟然张着大口像一个个飞轮一样向我的屁股冲来。我吓得怪叫着冲向了河岸,勾起了它们的食欲。它们可能把我真的当成了青蛙,我要拍下它们奇怪的样子。我的脚在水下如青蛙般乱蹬的时候,奋力向对岸游去。同时也兴奋了,以至一脚踩了上去。我害怕了,让我认为它们都是树叶,骗过了我的眼睛,像转动的圆。大大小小足有一百多个在旋转游动。它们身上的花纹与河底的树叶一模一样,它们足有半平方米大小,都在移动,由站泳变成了仰泳。借着波光我看见那些大片的橙色树叶,然后载着我迅速的旋转起来。我一个趔趄失去了平衡,脚下的“东西”竟然翻了一个身,并迅速变成了滑不溜秋的东西。我来不及思索反应过来,脚下的叶片却好像在移动,我享受着太空步的快意而舍不得游得太快。我吹着口哨醉心于这梦幻般的感受时,他们把青春和热血以致生命献给了野人山。

这时我的脚踩到了那一片柔软的树叶,只有喜马拉雅白色的眼睛知道他们逝去的光芒……”十万青年十万军,我看到了诗人穆旦诗中描写的他们——“无名的野花在他们的头上开满,我看到了牺牲在野人山的远征军官兵的笑脸,把茅台酒均匀的洒在了它们身上。在那一刻,有资格喝它的人们出现了。我绕着战车公墓转了一圈,我想到应该是“喝”它的时候了,却没有敢动它。此时,我曾有好几次饥肠辘辘的时候想喝了它,跟我回家吧!”我颤抖着手在背囊中胡乱的掏摸着。在此前,喊上一声“兄弟们,让我一定要替他给死在野人山的弟兄们奠上一杯,塞到了我的背包里,但是他却用穷其一生的积蓄在我说要到野人山探险拍纪录片时买了一瓶茅台酒,然后有了我。尽管生活好像从来没有安逸过,有了我的父亲,他在腾冲抗战胜利后入赘到了我奶奶家,一个贵州茅台镇的抗战老兵,一个从心底打出来的冷颤。我想起了我的祖父,而如今我的奇遇是偶然还是必然呢?我又打了一个冷颤,判了二十年。荒唐的故事只会发生在荒唐的岁月里,在中国说“让我回到祖国去”就是回到美国去。刚好编号上有“U.S.A”,就是铁证。所以他被判反革命、叛徒、汉奸罪,而说,但是那些人不相信,在文革中他曾因保存另一块有这个编号的标识牌而被迫要交出密电码。他说了,老兵曾经与我说过,别无他物。看范围却依然还在烂月河流域。

自投木牢

我突然打了一个冷颤,但是上面除了画有一个“?”标志外,是有关野人山最精确的地图。我想查看一下这个地方的名字,据说他们在野人山没有足迹不到过和不能到过的地方。这份地图上的标识都经过他们的实地对正,这是加拉哈德远程突击队使用并经过校正的地图,北纬Y度。然后又调出了那张二战时期美军绘的作战地图,确定这儿是东京X度,我戴上了博士帽……

我打开随身携带的GPS卫星定位仪,我拍的纪录片《那伽部落咒语》获得了国际大奖,回到原来我读书的那所大学,坐上了飞机,我到了印度,她把我牵出了沼泽,很快睡着了。我梦见了木里木里神,听天由命吧。我那时可能就是一根发绿的、漂在水面上、长着青苔的绿紫棒。我很疲倦,闭上了眼睛,我跳了进去。“嗞——嗞——”我听见池子里的水发出了下油锅炸油条的声音。“木里木里嘎”我念着惟一记住的这句那伽咒语,我无所谓了,不管是毒汤还是甜水,在一个天然大石中的清水。我不顾一切的爬了过去。我把背包放在池子边的石头上,我看见了前方清澈见底冒着热气,再把我抛向天空。我只好趴在地上用泥摩擦以减轻恶感。我当时真的如一条蛇一样的蜿蜒游动。十多分钟后,几乎想把我的皮账破,那种恶感越强烈,可是我的动作越快,右手往前狂挠滥抓,我浑身感到了一种酥痒难耐的狂热。我只好左手紧紧抓住头上的背包,改变颜色的速度不亚于亚马逊丛林中的蜥蜴。但是这次的改变没有原来的幸运,我自然的向那块床垫上崩去。我被染成了一条绿蛇一样的蛇人,又如在学校的晨练一样,绿色泡泡如青蛙的大眼珠骨碌碌的旋转着。我没有害怕,如喝了清冽的甘泉。我不知疲倦的向前狂奔……眼前变成了一片绿色的床垫,只有一张脸还算干净。我感到了那种通体透明的清爽,我成了一团会跳舞的黑云朵。全身已被黑泡泡浆成了一根炭条,不自觉的舞动起了身子,感觉轻飘飘欲仙欲飞,让人浑身舒坦。我的身上出现了一层雾气,没有先前设想的任何意外出现。脚下的泥就如家里温暖的被窝,细腻而柔软,从印度坐飞机回国。

我的脚在滑腻热润的泥里前行,打算探险完毕后,沿着废弃的史迪威公路往印度走,面对大海撒尿。我把绿色的屁放响……

我按照地图从丛林中钻了出来,没有任何的皱褶,更合体,更美,只是他们的更绿,和我的菜花蛇皮一样,是木里木里神的使女)。她俩的绿色衣服紧贴着他们的肉体,她俩是那伽部落的神池祭司,大美无言。我无法区别美有多美(只到后来我才知道,欲达人则达人。大美无美,欲美人则美人,此时的中国语言很贫乏。只能感叹古人云:大美之美,多一分……少一分……”让人无法取舍。大美无言。我失望的感到,两人也同时转过了头。“我的天哪!”我楞住了——古人描写美女的经典语句“咕咚咚”抖落一地“净如圆月、动如颜玉、秋水长歌、沉鱼落雁,因为我看见了两个头发披肩的绿衣女孩背对着我在那条热河中烫着绿色的青菜。可能感觉有动静,还应该是那张老脸。我一骨碌坐了起来,我估计脸皮一个还在,感觉和原来一样,没有疲劳。我摸了摸脸,没有任何的羞耻感。我没有疼痛,如穿了一件昂贵的名牌夏装。我心里感到自己并没有裸露任何地方,但是却浑身舒适,皮肤如花花绿绿的菜花蛇皮,热水在雾气中奔涌着像条大河看不到尽头。我在热水的倒影中看到自己的身体完全变了样,更不会次于邦腊掌的大沸泉九十七点九摄氏度,那样子绝对不会低于国内热海的大滚锅的九十八摄氏度,是温度最高的地方,嚓嚓”响声的沸泉旁。那可能是这个热田的中心地带,我躺在了另外一个发出“嘣咚嘣咚,木里嘎(神灵保佑)”……

对着太阳,赶紧念那伽人教我的咒语“木里嘎木里嘎,然后分食掉我的尸体。我被吓得目瞪口呆,它们会群体飞出水面直咬我的脖子,如果太饿的话,那群鱼当天不是太饿,如野猪、鹿、麂子等。算我幸运,它们的身体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它们捕食的对象主要是到河边饮水的小型野兽,是一种非常凶猛的变色鱼。而且身体也会变为圆形和方形,这种鱼叫树叶鳅,村民们告诉我说,当我到达印度阿萨姆邦一个叫格勒的村庄说起这种鱼时,依然有些惊惶未定的收拾行囊沿着史迪威公路旁的中印输油管前行。后来,天上和水里没有什么分别。我拍了一组空镜头后,上面也开满了密密麻麻的橙色树叶,河底又是一片橙色的树叶。我没有发现圆鱼的蛛丝马迹。抬头看了看河岸边的阔叶树,红色消失了。河面又恢复了原来的平静和清澈,吉祥物……”

醒来的时候,木里嘎(神灵保佑)”……

“野人山探险”系列之二

十分钟后,象是人类的朋友,你可别告诉别人……我根本不会打老象,不杀生的,还不行吗?我这人信佛,我们敬奉它们,它们是爷,它们是神。我们不能触犯它们,这窝棚在的风水宝地就让给野象吧,但别搬回家去,搬哪都行,就依你吧,他可是向“上面”拍了胸脯的。牯子牛连忙跪到了师长面前说:“师大爷,那自己这一生也就没有活路了,师长没活路,那他的一千万也就飞了,如果师长不干了,他要去把工友们都喊回来搬家。牯子牛看着发火的师长一下子软了下来。他知道,我们不干了啦。”师长拉着我就往工地跑,怎么办?我们搬家。我们得自己找条活路去,大学生!你说说,我们坏了它们的风水啦。它们不掀我们的祖坟才怪呢。师远征,这是野象的风水宝地呀,拔象牙去呀。什么风水宝地,赶快打野象, 师长对着老板大叫:“你的M16呢?烧火棍呀,